<acronym id="wgiuy"></acronym>
<rt id="wgiuy"><small id="wgiuy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wgiuy"><center id="wgiuy"></center></acronym>

在木材廠打工兩個多月染上“怪病”,患病工人多達十人,重癥者癱瘓幾乎喪命

發表于 討論求助 2020-09-03 15:58:36


對于貧困山區的群眾來說,打工是最現實的脫貧方式。一批又一批年輕力壯的中青年走出大山找尋機會,通過自己的打拼讓孩子有書讀,讓家人住上水泥磚房,逐步實現家庭脫貧奔小康。百色市隆林各族自治縣的幾名農民工在外務工時,卻遭遇了一場突如其來的“怪病”,高額的醫療費無情地將幾個剛脫貧不久的家庭打回原形,甚至陷入更深的絕望中。



2017年11月

隆林縣巖茶鄉弄金村荒田屯


王國慶今年50歲,?2017年8月,剛在家里建好伙房的他接到老鄉王亞忙的電話,說貴港一家木板廠有工做,他沒多想就去了。兩個多月后,他感覺出了狀況。


?王國慶:

“我的后背脹脹的,拉緊緊的,好像我們用鐵線勒木頭一樣,我說不行了,我去打針先?!?/span>


王國慶先是在貴港醫病,借來的1000元錢很快花光了,但病情不見好轉。同年11月9日,王國慶回到老家繼續治病??蓻]多久,他胸部以下完全失去知覺,原本在廣東打工的女兒只能辭掉工作,回家照料癱瘓在床的父親。


王國慶:

“現在吃飯吃多不了,大小便不了?!?/span>


王國慶女兒 ?韋阿月:

“那個醫生就說,你爸已經癱瘓了,查出來是急性脊髓炎癱瘓了?!?/span>


2018年1月

百色市隆林各族自治縣縣城


躺在床上的小伙子叫李阿六,今年36歲。他和老鄉王國慶、王亞忙都在貴港市同一家膠合板廠做工,三人組成一個生產組,專門從事建筑模板的加工。也許是年輕人對身體不舒服的感覺敏感一些,他早早就察覺不太對勁了。


李阿六:

“2017年9月4、5日這樣,腳又冷又麻的,十幾天后,晚上睡的時候我蓋那個棉被都沒感覺,蓋不蓋都不知道?!?/span>


2017年10月19日,李阿六回到隆林老家的縣醫院看病,但無法查明病因。后轉到百色、南寧等大醫院,才確診患上了“上升性脊髓炎”。治療期間,李阿六病情迅速惡化,出現四肢無力全身癱瘓的癥狀。嚴重時一天內還出現多次休克。


李阿六妻子 ?王金秀:

“后來醫生搶救過來,他說不太樂觀了。然后我跟醫生說,想帶他先回去隆林了,給他兩個小孩看他最后一眼?!?/span>


醫生總共搶救了四次,才勉強將他從“鬼門關”拉了回來。出院后,李阿六的大哥把他安頓在隆林縣城一處挨近醫院的出租房內,以便再次出現緊急狀況送醫院搶救。


2018年1月

貴港市港南區八塘鎮

在貴港市港南區八塘鎮一個簡陋的出租屋里,記者見到了王亞忙。兩位老鄉病倒后,惶惶不安的他最終也沒能逃脫厄運。


王亞忙:

“腳麻手麻,從胸口下去全部麻完了。走路輕飄飄的?!?/span>


2017年11月18日,王亞忙到貴港市人民醫院就診,診斷結果為“周圍神經病變”。經過一周住院,他勉強能走路了,但短期內已失去勞動能力。



據了解到,在膠合板廠工作、患上“怪病”的還不止這三人。2017年9月,貴港市覃塘區鞍山木業廠,隆林籍工人梁阿山被查出患上 “脊髓炎”;同年10月至11月期間,在覃塘區艾林和新飛兩家膠合板廠,隆林籍工人梁富生和李漢朝,還有三名來自貴州的工人也相繼發??;2017年12月18日,與王亞忙同廠的云南籍工人王惠元,也被確診為“脊髓脫髓鞘病變”,雙腿行走困難。



短短幾個月,貴港多家膠合板廠患病工人多達十人。他們從事的都是一種叫“做邊”的工作,病情均診斷為脊髓炎和脊髓炎前期的神經病變,患病者輕則喪失勞動能力,行走困難;重則癱瘓在床,生活無法自理,甚至面臨死亡的威脅。



“補邊膏”藏禍根? 當地部門介入調查


王亞忙告訴記者,他們是在貴港市港南區八塘鎮泰源膠合板廠打工。工廠里的木材經過過膠、排板、熱壓、鋸邊等工序,最后再封邊、冷壓、噴漆,形成可供工地使用的建筑模板成品。他和李阿六他們三人從事的就是最后三道工序,俗稱“做邊”。具體就是將防腐防水的“補邊膏”均勻涂抹在疊放好的木板邊緣,然后將木板冷壓,最后再進行噴漆。



王亞忙說,整個作業過程,除了噴漆環節,他們不需要專門的防護服裝,也不需要佩戴防毒面具。但到木板廠打工多年,他之前沒聽說誰得過這種“怪病”。同一時期相同崗位工人相繼患病后,當時“做邊”涉及的一種叫“模板補邊專用膏”的封邊材料,成了大家的重點懷疑對象。


王亞忙:

“2017年8月份開始換了那種材料。一打開就發現臭啊,但是我們也不知道是什么,反正老板拉來什么我們就做什么?!?/span>


從工人提供的照片看,這種“補邊膏”呈油性粘稠膏狀,用一種顏色較為特別的黃桶盛裝。桶身上沒有任何商標標識,桶蓋位置貼有一張白色標簽,寫有品名、重量和供應商聯系方式。



近年來,貴港林產加工業發展迅速,膠合板產量位居廣西首位,每年生產的模板占全國的三分之一,也是全國最大的桉木膠合板生產集聚地。工人們所說的這種可疑“補邊膏”是否也流入其他膠合板工廠呢?



記者首先來到貴港市覃塘區的鞍山木業廠。據了解,該廠去年9月就發現一例患病工人。進入到生產車間,記者看到入口兩邊整齊地擺放著大量已生產好的建筑模板。不遠處就是 “做邊”的工位,一名戴口罩的工人告訴記者,給木板封邊的材料已經更換了。



轉出到車間出口位置,記者發現一個像臨時倉庫的地方堆放著幾十個黃桶。走近仔細看,桶蓋上貼有白色標簽,從上面的聯系人及聯系電話判斷,這批黃桶就是工人們所說的可疑材料,目前已處于棄用狀態。記者隨后又走訪了多家木材加工廠,一些在生產一線的工人說,自從聽說有人得病后,凡是油性的封邊材料他們都不敢用了。


貴港市覃塘區某膠合板廠工人 :

"反正油性的不經過環保的,你拿過來叫我做我也不做。"


記者從貴港市覃塘區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了解到,他們2017年12月8日接到患病工人反映的材料,第二天就聯合當地林業、鄉鎮等多部門進行實地調查,并對兩家膠合板廠的199桶標識不清的“補邊膏”進行查封。覃塘區委、區政府也馬上責令轄區內的所有木材加工企業全面排查,停止使用這種“補邊膏”。12月13日,覃塘區安監局正式立案調查,并傳喚該種“補邊膏”的供貨商陳某進行筆錄問話。



在筆錄中陳某提到,他于2017年8月,通過代理從福建漳州引進3400公斤“補邊膏”和“黃漆”到貴港銷售,但他自己也不清楚這些產品是用什么原料生產的。陳某還向覃塘區安監局出示了一份測試報告,證明產品有害物質限量未超標。但黃新千副局長告訴記者,因為送檢樣品并非來自于那批查封的材料,所以安監部門對這份檢測結果不予認可。而對于測試報告中提到的送檢企業——漳州帝美多涂料有限公司,記者在國家工商總局網站中沒有查詢到任何有關這家企業的信息。


貴港市覃塘區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副局長 ?黃新千:

“根據《安全生產法》第六十六條的規定,我們將進一步查實這種膏的生產渠道是否合法,或者提供的東西是否合法,讓當地的安監局再進一步核查?!?/span>


在一家膠合板廠里,記者見到了這種“補邊膏”的廬山真面目。


貴港市覃塘區某膠合板廠管理人員:

“反映的就是這種黃桶有問題?!?/span>


據了解,自從2017年12月中下旬查封、停用這種 “補邊膏”后,貴港市覃塘區和港南區有關部門再也沒有接到工人患“脊髓炎”的病例報告。而事情到此還沒有結束,在已知的十個患病工人中,有些得到了工廠賠付,有些卻走上了艱難的維權之路。


對大山里的人家來說,外出打工,是一家人主要的生活來源,萬萬沒想到,打工染上的一場怪病卻澆滅了所有希望。不過,貴港市港南區安監、人社、林業及鄉鎮等多部門已組成聯合調查組,對王亞忙等患病工人所在的這家泰源膠合板廠重新進行調解,并與用工單位協商患病工人的治療及相關賠付事宜,我們也希望在有關部門的努力下,事情能盡快取得進展。


在此小編也提醒各位木材板材企業老板們,在采購一些化工材料時,一定要選擇各項指標都達到國家標準的產品,秉承綠色生產,安全生產的原則,切忌為了一時便宜而鑄成大錯!



發表
腾讯三分彩